爱尚中文 > 女主有特殊外挂技巧 > 第17章2.10重生女
  听到庄雾善的话,庄雀第一个反应是哈哈大笑,"善善,你要做皇帝?哈哈哈哈~~~你都没有玉玺做什么皇帝,别开玩笑了,快点下来。"

  庄雾善冲赢嘉扬眉,似笑非笑的等着看一会庄雀的表情。

  赢嘉会意,从怀中拿出个小包袱,打开来看,里面是一个刻着盘龙四四方方的物体,玉质温润,螭纽,六面……

  居然是一枚玉玺。

  庄雾善不由扶额,要说起来这个时空为庄雯怡开的bug多到不能忍,三皇子皇甫哲是手中深受陛下宠爱,是内定的下任皇帝的不二人选。

  各色男配也都是为高权重,不管是由渣男变忠犬的赢嘉世子,还是其他的神医影卫之流,都秒杀其他普通人。

  不说别的,单说庄雾善了解的赢嘉。

  她其实一直不太明白赢嘉为什么会在剧情上的标签是【扶植女主走上青云路至死不渝的忠犬】,至死不渝她可以理解,讨人嫌的庄雾善重生了一定会有这样那样吸引人的地方,不爱上她都不科学。

  但这个【扶植女主走上青云路】让她很不明白。

  直到她假装中了庄雯怡和皇甫哲的算计,被土匪追落山崖之后,赢嘉找到她,她才明白。

  昭仁陛下并非是先帝选定的继承人,他和二皇子一样都不会是个靶子,不过昭仁皇帝有一点幸运的地方,就是他率先了解了先皇的阴谋,控制了先皇,下了诏书,离自己为皇帝。

  先皇中风的情况下,偷偷将玉玺交给了自己曾经最宠爱的长公主,只等着长公主能帮他将他选定的皇子立位皇帝。

  不过长公主也不是等闲之辈。昭仁皇帝那时已经成了气候,以她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对抗,所以她秘密投靠了昭仁皇帝,谋害了先皇及其宠爱的皇子,秒杀了他所有的势力。

  但她并没有说出玉玺在她手中的事情。

  所以,昭仁皇帝并不知道他手中的玉玺是假的,也容忍了长公主在京城中得宠的地位。

  她还记得当时踏平土匪窝,落草为寇的时候,满身泥泞的赢嘉看到她还活着的时候惊喜的目光,和瞬间明白她的筹谋。

  他什么都没说,就将玉玺给她了。

  之后她抢光整个天下的土匪之后,赢嘉也一直跟着她。

  她谋划着坐收渔翁之利的计划,他也帮着她。甚至比她做的还多。

  在二皇子和庄雀中间塞间谍的事,就是赢嘉干的。

  从最开始的排斥,也慢慢地变成了习惯。

  有个又帅又养眼又听话的忠犬,牵出去也倍有面的不是吗?

  庄雀皱眉看着那枚玉玺,又看了看皇甫合,冷笑,"善善,拿着一枚假的有什么用,假的永远变不成真的。"

  听你那么多废话。

  庄雾善一挥手,"真的还是假的,就不劳你挂心了,押下去。"

  黑色铠甲侍卫端着精致的小弓箭,对准了庄雀,庄雀看清上面的设计,忽然想到一件事,脸色难看下来,"那射程六百丈的弩车,和你有关系?"

  虽然听起来挺让人不懂其意的,但问的人和答的人,显然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  "举手之劳嘛,有了新发明,自然要想着我亲爹啊,不然我亲爹打了败仗哭鼻子怎么办?何况你军中那二百丈的弩车确实威力不够看,我是为你着想!"

  庄雾善坐在龙椅上,捧着脸笑眯眯的看着庄雀气的脸色发黑,挂墙上可以直接做山水写意画了。

  她也是闲着无聊捣鼓出来的,也许是因为时空的关系,枪械之类的热武器根本就做不成,只有些火雷之类的还不能保证安全。

  所以她做了第一个五年规划之后,就安心的想着弄把称手的兵器。

  手腕上绑着的弓箭是模仿小型枪做成的,小巧精致,组装的工具是她从各个铁器上面拆下来的零件。陛下对武器铁矿控制的很严格,所以想要做弓箭,只能拆平时用的工具。

  至于上面的短箭,是她在系统商店中买的自动补给包,还可以批发哟~

  赢嘉也低声笑了,眉眼弯弯的感觉好骄傲,"这是善善的发明,她改良了弩车的射程,让这种工具在战场上发挥了很大的作用,岳父大人应该很清楚才是。"

  庄雾善瞪眼,"叫谁岳父呢?"

  赢嘉无辜的眨眼睛,"你不是说打算天下为嫁的吗?"

  庄雾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"那是我随口说的,不能算的。"

  赢嘉看着庄雾善不说话,就那么直视着他,看的庄雾善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。

  "你都要做皇帝了,君无戏言啊!"

  庄雾善忍了,反正能拖一天是一天。

  庄雀深深的看了眼庄雾善,没想到他比自己想的还要有心计,最可怕的是他居然毫无知觉,想在想来,五年前善善出事的时候,就该就是她计划的开始。

  不,或许更早。

  庄雀没有在辩驳,成王败寇不仅仅说的是昭仁皇帝,也说的是他,失败就是失败了。

  不过,他倒要看看,庄雾善这个皇帝怎么当!

  第一次大朝,朝臣就要狠狠的打庄雾善的脸。

  庄雾善并没有穿龙袍,她嫌弃土,依旧穿着普通平常的裙子,走路的时候还是提着裙摆,离经叛道的样子让老学究们就差指着她的鼻子骂了。

  底下的老臣们胡子颤颤,一个个的手指着庄雾善开骂,就连庄雾善的外公都一样。

  不过,庄雾善歪头看赢嘉,她有些欲言又止,赢嘉看到庄雾善这种表情,就知道她又是有什么奇怪的鬼点子了。

  赢嘉低下一直昂着的头,声音清淡柔和,"怎么了?"

  "我饿了!"

  大早上五点多起来上朝,就为了听人指着她鼻子骂,她也真是够贱的了!

  赢嘉叹了口气,认命似得深情看她,"想吃什么,我让人吩咐御膳房给你做。"

  他是昭仁陛下曾经最宠爱的外甥,长公主手里又有些先帝留下的势力,所以控制整个皇宫还是绰绰有余的了。

  庄雾善笑眯眯的讨好,"我想吃没有韭菜味的韭菜盒子!"

  赢嘉瞪了她一眼,"你不是不吃韭菜吗?"

  "你那次做的挺好吃的,馋了!"

  赢嘉想起当初庄雾善折腾她的招数了,大中午的,就想吃没有韭菜味的韭菜盒子,还非得让他做,他那个时候还不太能接受男人进厨房。

  不过想到讨好的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,还是忍了。

  不过庄雾善拿到香喷喷的韭菜盒子的时候,忽然夸张的将韭菜盒子扔回了盘子里,颇为无辜的看着她,只说了句,我忘了我不能吃韭菜了。

  赢嘉那个时候真想就那么放弃了!

  不过转身看到庄雾善奸计得逞的坏猫样,他的倔脾气也上来了。

  这五年的时候,他成功的摸透了庄雾善所有的脾气,也慢慢的发现,庄雾善虽然挑剔的不行,但人却意外的好相处。

  原本只是那么一点点的喜欢,也好像扩打了很多,让他无法控制。

  就像现在,他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,他都快忘了,认识庄雾善之前,自己是什么性格的人了。

  赢嘉退出朝堂,庄雾善抓起龙案上的砚台,在手里试了试重量,触不及防下,狠狠的朝首辅的脑门子砸了下去。

  首辅捂着自己的额头,惊呆了看着坐在龙椅上牵着嘴角却冷的厉害的庄雾善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  整个朝堂的臣子都没想到庄雾善突然来了这么一下子,全都惊讶的看着她,嘴巴都合不上了。

  "这么喜欢骂人,都去牢里骂吧!既然拿着人钱不干人事,那就把地方让出来,天下最不缺的就是人,走了你们这一批,下一批说不定更听话。"

  "权辉,准备圣旨,将这批搁置不用的部门名称全都罗列出来,明天就放榜开恩科,咱就不缺干实事的人!"

  一下子所有的人全都老实了。

  不过还是有不怕死的。

  尚书令晁宇还是没打算歇了自己那一腔怒火,"妖女,你不得好死!"说完就要撞柱子自尽。

  "让他撞,让他去死!他前脚敢在大殿之上撞死,后脚我就送他一家老小包括刚出生的孙子全都下去陪她,我说到做到!"庄雾善拦着让那群拦着他寻死的人,冷冷的笑道。

  她最不怕别人威胁她。

  想威胁她,还得看看她手中握没握着他们的小辫子。

  晁宇见庄雾善说的是真的,也一屁股坐在地上,放声大哭,就差水淹雷峰塔了。

  终于没有人反对她了,庄雾善这才坐了下来,"你们这群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,先皇改朝换代的时候也没见你们死命拦着,日后赢嘉主事,朝堂日后的运营计划都在赢嘉手中。没什么事不要来烦我!"

  "这……"

  庄雾善冷眼看着这群男权主义者,她在这个时空的世界并不多了,所以也根本没打算做什么,只不过是因为她想要给自己找点事干,又不喜欢屈人之下,才闹了这么一出,日后的朝堂该如何,她并不像干涉,她也没权利干涉。

  她算是给赢嘉留个念想,最起码报答一下,赢嘉对于她的爱慕。

  真的是爱慕吗?

  庄雾善总是不确定!

  也许,她这个情商为负的人,看不出来吧!

  庄雾善是在睡梦中无知无觉的走的,赢嘉就躺在她的身边,等身体的温度慢慢凉透的时候,赢嘉还是不忍放开他的怀抱。

  "该怎么告诉你,你遇见的每一个赢嘉,都是我……"

  作者有话要说:  几个字的关系居然被审了,作者也真是心累~~~明明清水的连小手都没牵到,赢嘉表示不满意!!!

  至于赢嘉,亲爱的们肯定好多猜测,我打赌你们猜不到,肯定猜不到(仰头嚣张笑!!!)

  感觉大家还是喜欢现代多一点

  古言的字数相对来说多一点,空间大一点,阴谋深一点,所以3字总感觉精简的不像是古言,有些失望,不过还在预料之内,并没有太出乎我的意料,只不过有些阴谋写的就含糊了,不过没关系,作者会慢慢适应快穿的古言风格,写出你们喜欢的内容。

  最近收藏的积极性不是很高,有些心伤,不过,还是卖萌求收藏,作者不嫌少,有收有留言就是动力!!!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