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中文 > [重生]明君养成计划 > 第87章群架
  这日一早,陆文远和内阁其他三人正在阁中办公,四下静悄悄的,沈文斌站在傅潜身侧轻声请教,赵咏宁在将新近送来的奏章分门别类地码放。︾樂︾文︾小︾说|金秋时节,不时有飒飒清风从敞开的门窗吹进,院中的松树上偶尔有停留的鸟雀婉转啁啾,越发衬得文华殿似一清幽圣地。

  陆文远正凝神细看手中奏奏章,却突听院墙外响起一阵人声,喧嚷嘈杂之至,朝着这边来了,阁中其他三人也听见了,都抬起头来面面相觑。

  陆文远正想使人出去问问,是谁如此大胆,竟敢在皇宫大内肆意喧哗,却听那阵人声已在顷刻间转进院来了,立时变得清晰刺耳无比,惊得院中鸟雀乱飞。陆文远还来不及反应,就见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跨进门来,乌泱泱带起一片烟尘,小小的内阁几乎要盛装不下。为首的两个,面上受了伤,青一块紫一块的,还兀自用手扶着腰间,后头的那些,面皮上虽还好,但亦是弯腰驼背,口中哎呦不止。陆文远心惊不已,忙从桌案后头站起来道:“诸位这是怎么了?”

  为首的一个嘬着嘴往地下“呸”地吐了一口血沫,本是为了表达愤怒,却因为用力过猛,牵动了嘴角的瘀伤,疼得嘶嘶抽气道:“陆大人,今日这事,你定得给我等一个交代!”

  陆文远瞧这人生得浓眉大眼,颌下蓄了一部好黑须,认出是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王世清,再看另一个,文质彬彬,弱质纤纤,正是光禄寺主簿杜纯凝,本是个大好的白面书生,此时却带了一只乌眼青,道:“陆大人,正好今日你们内阁四人都在,就来给下官好好评评这个理!”说着,瞪了身边的王世清一眼,王世清也毫不客气地回瞪他。

  身后众人一听这话,也纷纷跪了下去,却也不是全跪,坐的坐,蹲的蹲,还有弯腰弯到一半就僵在那里哎呦喊疼的,一时乱成一片,却都在口中哭天抢地地道:“下官等实在冤枉啊,求陆大人替下官做主啊!”

  陆文远满头雾水,好容易劝止了他们,才从王世清和杜纯凝的口中得知了事情原委。

  原来朱时泱自南巡归来后,仍是按照出宫前定下的规矩,每逢五、十日上朝。可南巡期间,虽有傅潜和赵咏宁二人监理国事,但毕竟不能与皇帝亲自执掌政柄相比,各部各司都攒下了不少事务,需得向皇上一一回禀。且朝廷如今政治清明,上下和睦,百官受到鼓舞,都于政务上用心,每日的要回的事也就越发多了,不上朝的日子,进宫回事的官员常常在乾清宫大殿外排队等候召见,连通政司都批复不及。

  如此一两日还好,可如今朱时泱已回銮半月有余,每日等候召见的官员却只见多不见少,官员们见到皇上,叙礼问安就要耽误好一会儿工夫,朱时泱又是个不知紧慢的,喝茶、吃点心、午睡、偷懒,各种花样变了法儿地出,偶尔累了还要去御花园散散。他自己悠悠闲闲的倒不觉得怎样,只苦了那些回事的官员们,为了能早点见到皇上,每日起得比上朝时还早,候着午门一开,就撒丫子往乾清宫跑,稍去得晚了,就不知得等到何时去,风吹日晒饿肚子不说,一天的公事也全耽搁了,可谓是得不偿失。前些天就有人在午门前为了谁先进门谁后进门而争执起来,今日更好,干脆在乾清宫外动起手来了。

  事情还得从光禄寺主簿杜纯凝讲起,他昨日留在部中清算近日来内廷采买所费,回家时已二更多了,吃了晚饭,又与娘子亲香了一番,睡下时已逾三更,是以次日就没有按时起来。他娘子心疼他连日来操劳,也没叫他,由着他睡到了天大亮,哪知杜纯凝本打算今日进宫面圣去的,不然昨日何苦在部中算到半夜,临睡前还千叮咛万嘱咐自家娘子,务必早些唤他起来,如今睁眼一看天都亮了,杜纯凝当即生了大气,只骂他娘子是头发长见识短,妇人误事。他娘子本是好心却挨了数落,一时气急,便卷铺盖回了娘家,连早饭都没给他做。

  杜纯凝又气又悔,只得先动身进宫去,到乾清宫一看,又是一阵急火攻心,原来回事的官员早已在宫外的廊下排起了队,还有陆续赶来的。杜纯凝不敢再耽搁,忙上前站队,算算排在自己前头的官员,午后能见到皇上都是早的,搞不好这一天都得白耽搁,心里登时凉了半截。

  恰这时好死不死来了个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王世清,穿着四品官服,挺着大肚,迈着方步,优哉游哉地走到前头去了。

  杜纯凝见他不排队,正暗自奇怪,见他在前头与一位官员谈笑了几句,便插到那位官员前面去了。

  杜纯凝又惊又怒,本就一肚子饥火,又见自己前头,站的是大理寺少卿王琼。王琼年逾古稀,本就有些糊涂了,偏又是个有名的慢性子,说起话来引经据典,唠唠叨叨,旁人能回三件事的工夫,他连一件事都说不完,更不知要耽误多少工夫。杜纯凝站在他背后本就有气,但自己起晚了,也只能认倒霉,如今王世清来得比自己还晚,却能站到前头去,他当然不服,当即扯着嗓子喊道:“你怎地插队?好不自觉!”

  王世清听得这一声喊,分明心里有鬼,对方未曾指名道姓,他也回头看了看,见杜纯凝满面怒气地遥遥望着自己,本没想理他,但见身后也颇有几个不服气的,正阴沉着脸色盯着自己,便笑道:“本官未曾插队,是事先央求同僚帮忙占着位置的。”说着,对身后一人使了使眼色道:“是吧,林大人?”

  林大人穿着正七品墨青官服,显见是他的属下,闻言连连点头,回头赔笑道:“是我与王大人约定好的,我早早来此排队,王大人带早饭过来,互相帮忙,互相帮忙嘛。”

  王世清闻言,斜睨了杜纯凝,一脸得色。杜纯凝却见他们手里哪有什么狗屁早饭,分明是临时想出来的借口,便冷笑了一声,道:“那照你们的说辞,人人都能找同僚帮忙了?”说着,见王世清他们前头,有个同在光禄寺任职的官员正探出头来看热闹。

  杜纯凝平日里虽与他不算熟,但为了逞口气,还是从队伍中走出来,大踏步上前招呼道:“李大人,来得可早,劳烦您帮我占着位置,早饭我却忘买了呢!”一边说着,一边已插到了那位李大人前头。

  那位李大人愣了,王世清却听出杜纯凝这是在嘲讽自己。他平日在都察院里也算位高权重,哪个不与他趋奉,何曾被人如此嘲弄过,当即一个高儿蹦起来,怒道:“你一个从七品的小官,别给脸不要脸!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地位,就敢对本官出言不逊,还有没有尊卑高下了?”

  杜纯凝毫不示弱,冷笑道:“万事只讲有理没理,什么尊卑之分,天王老子若是没理,我一样敢与他辩上一辩!你身为一介言官统率,却不能以身作则,有甚资格成日里弹劾别人?”

  王世清道:“你……”一时语塞,憋了个大红脸,在满场官员面前好生下不来台,便逞气任性起来,上前就要揪打杜纯凝。杜纯凝虽生得荏弱,却不是个好惹的,毫不畏惧迎了上去,两人挥着王八拳,你来我往地过了两招,打得越发热闹起来,很快就都挂了彩,一个嘴角上挨了一拳,一个眼眶上被擂了一下,乌眼鸡似的,更加打个不住。周围人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