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中文 > 元帅们同时闹离婚 > 第21章hapter21
  chapter21

  这是谢见微的晚餐。

  闪着油花的鹅肝,含脂量相当高的神户牛排,连饮品都是高蛋白的浓豆奶……

  这样的晚餐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都过于油腻了,更不要说是身体虚弱的谢见微!

  “等我。”陆离给谢见微发了条信息,接着发动汽车,油门一脚踩到底,速度堪称风驰电掣。

  谢见微看着屏幕上的二字,惬意地靠在椅背上。

  ——说了让你别走,非得绕一圈再回来。

  孙昌德怎么都没想到陆离会突然杀回来。

  他因为惹不起陆离,白天窝了一肚子气,现在只想借机收拾一下谢见微。

  他昨晚不是腹泻了一宿吗?今天就来一宿,也算给他清清肠胃了!

  结果就被陆离撞上了。

  陆离面如寒霜,声音冷得让人发虚:“这就是你们准备的晚餐?”

  孙昌德自知理亏,他额头冷汗直冒,推卸责任道:“是厨师昏头了,以为今天老爷夫人会回来,所以……”

  他这强行解释连傻子都觉得尴尬,谢见微却根本没在意,他满眼都是陆离:“陆医生,你又回来了!”

  陆离看着他闪烁着的眼睛,心脏被刺的生疼,他问他:“吃过晚饭吗?”

  谢见微道:“不吃,吃了会肚子痛。”

  陆离听他这话,只觉得一股邪火直窜头顶:“你昨晚吃的是什么?”

  谢见微说:“也是这样啊。”

  陆离的眸子阴云密布:“一直这样?”

  谢见微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,鼻尖皱了皱,小心问道:“陆医生你在生气吗?”

  陆离眸子一片漆黑,用着没有温度的音调说:“回答我。”

  谢见微道:“对啊,一直都是这样的……”说着他又笑了笑,软声道,“只有陆医生来的时候,午餐会变得好吃。”

  陆离薄唇紧抿,一字一顿道:“孙、昌、德!”

  孙昌德知道自己完了,彻底完蛋了!

  谢见微眨眨眼睛,装作不明所以道:“陆医生,到底怎么了?”

  陆离怒气冲天,但却仍耐着性子安抚他:“没事,你能不能先去屋里等我?”

  谢见微以为他要走,拽着他衣服不肯离开。

  陆离心疼得呼吸都火燎燎,但他没当场发作,而是垂眸看他,温声道:“听话,你先回屋,今晚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

  这话让谢见微立马喜上眉梢,他点头道:“一言为定。”

  陆离说:“绝不会骗你。”

  谢见微高兴得满眼都是星光,这样单纯的依赖却让陆离心如刀割。

  为什么谢见微会这样依赖他?

  为什么谢见微会这样喜欢他?

  为什么谢见微会这样希望他陪着他?

  并不是单纯的情感缺失,最大的原因是只有陆离在的时候他才不会被欺负!

  但陆离之前却从未想到过这些。

  谢见微回了屋,不过他早就破解了这宅子的监控系统,打开手机就能看到外面的情况。

  陆离要惩治孙昌德,但显然不想让“单纯”的谢见微看到这些,所以才故意支开他。

  孙昌德吓得腿软,他想到陆离的背景,顿时觉得自己不只是失去工作这么简单了。

  这位陆家少爷可以轻而易举让他再无安身之处!

  孙昌德哆嗦道:“陆医生,我不是故意的,我……”

  “砰”得一声,陆离一拳打在他脸上,生生将他两颗门牙打飞。

  孙昌德一脸惊恐,但却不敢反击,只能低头道:“我知道错了,我以后不会了,我一定不会再……”

  陆离抬脚踢在他小腹上,因为力道过大,竟让他直直飞出去两三米,撞在了冷硬的墙壁上。

  孙昌德觉得自己后脊骨都快断了,他没想到陆离竟然有这样的力气,太可怕了,这样下去,他会被打死的!

  陆离却一点儿都不觉得解气,他想想谢见微孤零零的模样,想想小少年受到的委屈,想想这自己连碰一下都怕毁了他,结果别人却这样欺侮他,他恨不得杀了这些人!

  孙昌德被揍得口吐鲜血,心中恐惧更胜。

  这可是一手遮天的陆家少爷,如果真想弄死他这样的人,根本就没任何顾忌。

  但……至于吗?

  至于为了谢见微……

  孙昌德不敢深想,他吓得只能呜咽着求饶,连不要杀我的话都说出来了。

  陆离竟真停了手,他俯视着孙昌德,嘴角扬起,一股子与“陆医生”截然不同的阴鸷邪气四溢而出:“当然不会杀了你,毕竟是法治社会。”

  孙昌德听到他这话,却没感觉到一点儿安心,反而更加害怕。

  陆离抬手,忽地将满桌子的菜都掀翻在地。

  孙昌德被兜头糊了一脸。

  但孙昌德是真被吓破胆了,连躲都不敢躲。

  而陆离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这么好的东西,扔掉太浪费,还得麻烦孙管家一口一口全把它们吃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,他在那昂贵的牛排上面用力踩了一脚。

  孙昌德瞪大了眼:“这……”

  陆离道:“别急,这儿有监控不是吗?我会好好看看,看看你们天天给少爷吃的是什么,然后挨个感谢。”

  最后两个字他说的阴森冷冽,带着浓郁的的恨意。

  孙昌德仰头看着陆离,仿佛在看另一个人。

  这是那个温文尔雅的陆医生?这是那个笑起来如春风和煦的陆医生?这是那个毫无架子让人看不出身份的陆医生?

  不……这不是!

  这到底是谁?

  谢见微及时关掉了手机画面,装作百无聊赖的样子在书桌上涂涂画画。

  陆离走进来的时候,他高兴得起身:“陆医生你今天真的不走了?”

  陆离面色转暖,但眸中还是带着冷意,声音也低沉沙哑:“从今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

  谢见微惊讶地睁大眼:“我……我是不是听错了?”

  陆离一把将他抱入怀中,死死扣住他的腰,下巴抵在他柔软的头发上:“放心,再也没人能欺负你。”

  谢见微反手抱住他,忐忑道:“……希望这不是做梦。”

  陆离心软得一塌糊涂,只能用力抱紧他。

  当晚谢见微睡在了陆离怀里。

  醒来的时候,看着空荡荡的床边,他轻唤道:“陆医生?”

  其实谢见微打开手机看看就知道陆离去了哪儿。

  当然不用看,他也隐约猜得到。

  不多时陆离推门而入,见他一脸茫然的坐在床上,又是一阵心疼:“起来吃饭吧。”

  谢见微昨晚没吃,因为陆离留下的医嘱是晚上禁食,肠胃紊乱后最好是让它空一空,也能减轻负担。

  当然谢见微也不觉得饿,毕竟输了营养液。

  但这会儿到了早上,肚子早就饿的咕噜噜。

  再一想到陆离亲自下厨,他更觉得饿了。

  他家陆离是荒星上的野孩子,坑爹的童年让他自立能力特别强,别的不提,一手好厨艺让吃遍山珍海味的谢军师都赞不绝口。

  当初他们连年征战的时候,部队的伙食是相当不好,谢见微虽不挑食,但陆离却只要有时间就一定会给他开小灶。

  每次吃到陆离做的饭,谢见微都觉得自己捡到了宝,一个超级大宝贝。

  可惜战事稳定,当上元帅后,陆离忙得飞起,好像再没下过厨。

  当然那时候的谢见微也被他金屋银屋地供着,什么好东西都唾手可得,一顿饭两顿饭的,似乎也没什么好计较的。

  不过谢见微还是想的。

  想那美好的味道,更想陆离一心一意为他做某件事时的专注。

  现实中吃不到,梦中能再尝尝,谢见微也很开心。

  陆离的确是亲自下厨,做了精雕细琢且营养搭配极好的一顿早餐。

  谢见微眉开眼笑:“看起来都很好吃。”

  陆离道:“喜欢的话,以后天天有。”

  谢见微咬了一口蓬松可爱的三鲜包,心情特别好:“从没吃过味道这么好的食物。”

  陆离眸色微沉,轻声道:“还有很多好吃的。”

  “嗯嗯!”谢见微相当满意这发展。

  他只要露出点线索,陆离很快就能顺藤摸瓜,把“谢见微”这十几年的遭遇都给翻了个遍。

  谢父谢母的不闻不问,宅子里的奴大欺主,懵懵懂懂的少年因为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反而察觉不到异样。

  常年被霸凌,被冷待,被苛刻,他的身体迟迟康复不了,不仅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,更加让他与社会脱节,成了个无依无靠,心理上存在诸多问题的可怜少年。

  陆离知道的越多越生气,他不仅气这帮混账佣人,更气谢见微的父母。

  生而不养,这样的父母还不如没有!

  陆离知道,即便自己把孙昌德的所作所为告诉谢父谢母,只怕他们也不会太在意。

  毕竟儿子已经毁了,而他们又貌合神离,各自在外都有了自己的家,谁还会管这个不幸婚姻下诞生的累赘?

  他们会处罚孙昌德,会更替一批新的佣人,但有什么用?一个孙昌德走了,还会有很多个孙昌德。

  没有父母的关注,谢见微无法自保。

  所以陆离并未告诉谢父谢母,他甚至没有赶走孙昌德等人,当然,他也不会让他们在前头伺候,做了这么多恶心的事,几乎把一个少年的人生给毁了,他要让他们用余生来赎罪。

  谢见微的小日子分分钟从地狱升上天堂。

  偌大个宅子,只剩下他和陆离。

  陆离对他的事——所有的事都亲力亲为,吃穿住行,学习娱乐,连睡觉都在一起。

  谢见微理所当然的更加黏他,更加离不开他。

  这样的好日子持续了大约有一年时间。

  一年后,“不甘寂寞”的陆离同学又开始加戏了。

  天气正直初春,院子里樱花开了一大片,远远近近,白白|粉粉,像从天边落下的彩云娃娃,软萌软萌的很是可爱。

  谢见微现实中的住处里也种了一院子樱桃树,别人都以为谢军师诗情画意,爱得是樱花之美,但其实军师很接地气,期盼的是甜甜的樱桃,瞧着一瓣瓣樱花,脑袋里全是晶莹剔透的樱桃。酸酸甜甜地做个樱桃蛋糕,酿个樱桃小酒,也是美滋滋。

  谢军师开着脑洞,院门开了。

  谢见微瞧着远处的高大身影,还纳闷: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?

 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,给“陆离”来了个大大的拥抱。

  结果刚一抱上,他立马察觉出不对劲。

  想挣脱出来,可惜对方手劲大得很,抱着他不松手。

  谢见微:“……”说了你们可能不信,军师大人他有一百种方法放倒这“登徒子”。

  “登徒子”吃吃笑着,声音里满是戏谑:“真是个香香的小美人,难怪我那不争气的弟弟会金屋藏娇。”

  谢见微不满地皱皱眉,怒气值持续积累中……

  “登徒子”还挺识相,抱了下后便松开了,顶着和陆离一模一样的脸,笑得却玩世不恭:“别生气,我是陆离的哥哥,陆言。”

  谢见微打量着他,心里咯噔了一声。

  这到底是谁?

  陆言?

  这不是陆离以前用过的化名吗?

  陆言也在上下打量他,看了会儿后他笑眯眯道:“真好看,好看得我都想把你圈起来,精心养着了。”

  谢见微没理他这混账话,谨慎问道:“你……是陆医生的哥哥?”

  陆言指了指自己的脸道:“难道我们不像吗?”

  谢见微:“……”像,太像了,根本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  陆言道:“说来也奇怪,我们同父异母,我还比他大了一岁,结果我们长得一模一样。”

  谢见微心道:这有什么奇怪的,梦里没逻辑的事多了去了。

  陆言和陆离长得一模一样,可却性格迥异,他一看就不是个安生的主,盯着谢见微看了会儿便问:“你叫什么?”

  谢见微说了名字。

  陆言笑道:“真好听,像个女孩儿。”

  谢见微:“……”嘴巴这么坏是会挨揍的哥们。

  陆言见他有些生气,又像变魔术一样,从身后拿出个小玩意:“给你的见面礼。”

  这是个非常精致的小盒子,谢见微对于这些地球时代的古早东西没印象,所以压根不知道这是什么。

  陆言道:“这可是个好东西,我给你演示下。”

  只见他在那小盒子上戳了下,小盒子瞬间张开,成了一个十几英寸的平板,里面显出了陆离的身影。

  谢见微意识到这应该是个监视器的呈像端。

  但他得装样子,故意惊呼道:“陆医生!”

  陆言笑道:“见没见过这样的陆医生?”

  画面里的陆离穿着一身白大褂,专注于医院的工作。

  谢见微见多了陆离一身戎装的模样,还真见过这样的,所以很有兴趣。

  陆言却一下子按掉了画面。

  谢见微面露不满。

  陆言道:“还想看吗?”

  谢见微正想知道他要搞什么幺蛾子,所以顺着说道:“想。”

  陆言道:“那你得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  谢见微警惕道:“什么事?”

  “别怕,”陆言安抚他:“不是什么坏事。”

  谢见微对他露出不相信的神态。

  陆言薄唇微扬道:“别告诉陆离我来过。”

  谢见微问:“为什么?”

  陆言说得不经意但其实很刻意:“他把你当宝贝,藏着掖着的,生怕被人看到,这会儿若是知道我来找你,肯定要生气。”

  谢见微微微皱眉。

  陆言知道他软肋:“你也不想陆医生生气吧?”

  谢见微连忙道:“不想!”

  陆言笑得意味深长:“那就是了。”

  谢见微总觉得哪儿不太对,可却想不明白——当然这是装的,谢军师明白得很,已经基本猜出这不知道是不是陆离的混蛋在打什么主意。

  作为谢见微“听话”的奖赏,陆言又戳开了那小盒子,谢见微再度看到了工作中的陆医生。

  陆言还好心解释道:“你的陆医生可是很能干的,虽然最近没怎么上手术台,但研究的课题却越来越多,拿出来的成果比得上他做数十场手术。”

  谢见微与有荣焉:“陆医生当然厉害。”

  陆言又道:“这么厉害的陆医生,你想不想天天看到?”

  谢见微说:“我本来就天天和陆医生在一起。”

  陆言笑:“只是早餐和晚餐吧?你确定你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有他的学生长?”

  就像是验证他的话,一个容貌秀美的男人出现在画面里。

  陆言指着他说:“瞧,这就是他的学生,毕业一年了,一直跟着陆离。”

  谢见微抿了抿唇,不出声。

  陆言很懂得适可而止,他在屏幕上划了划,又锁定在陆离身上:“如果想多知道一些,明天就还在这儿等我。”

  谢见微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问道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他演得是个单纯的少年,却不是个傻子。

  陆言盯着他,英俊的眉眼一扬,竟没再掩饰自己的企图:“我对你很感兴趣。”

  谢见微目中全是疑惑。

  陆言又极快地收敛了自己的情绪,扯开话题道:“当哥哥的关注一下弟弟的生活,很正常。”

  谢见微想开口,陆言又道:“他不声不响地关了你一年,我总得看看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谢见微道:“陆医生才没有关着我。”

  陆言不置可否地笑笑:“那你走出过这宅子吗?”

  谢见微怔了下。

  陆言又问他:“你的身体比以前好很多了吧?”

  谢见微说:“这是陆医生的功劳!”

  陆言微笑:“对啊,都是他的功劳,把你养得这么好,却又不敢放你出去。”

  谢见微急了:“才不是你说的这样。”

  陆言道:“好啦,别生气,你自己想下嘛,你都十七岁了,按理说明年都该参加高考,体验丰富的大学生活了,但你却连门都没出过……”

  谢见微不满道:“不是陆医生不让我出门,是我不想!”

  陆言也不执着,反而顺着他说道:“嗯嗯,你不想。”

  谢见微还想说什么,陆言却看看时间后说道:“我得走了,明天再来找你玩儿。”

  谢见微说:“我不想再见……”

  他话没说完,陆言就指了指他手中的小盒子:“还要不要看陆医生了?”

  谢见微顿了顿。

  陆言扬扬手道:“明天见。”

  谢见微知道陆言想做什么,无非是挑拨离间,让他和陆离起矛盾,把一些隐藏的事暴露出来。

  这流程很对,谢见微一直在等着,有些事必须掀出来才能治疗。

  一味地躲避只会越拖越久,让“病情”继续恶化,等到想要治疗的时候,只怕就没得治了。

  谢见微可以顺势演下去,但他有些不确定陆言的身份。

  他到底是不是陆离?

  如果是的话,他该怎么办?

  一口气治疗两个人格?有可能吗?

  下午的时候,陆离早早回来,还带了不少新鲜的食材。

  谢见微凑过去想帮他,陆离道:“在屋里等着,一会儿就开饭。”

  谢见微不肯走,围着他转来转去:“我也想帮忙。”

  陆离眼中全是纵容:“那就去把黄瓜拿出来吧。”

  谢见微连忙应道:“好的!”

  拿出黄瓜,谢见微又道:“我直接洗了吧?”

  陆离说:“不用,水太凉了,你别碰。”

  谢见微又说:“那我切一下西红柿。”

  陆离更是直接道:“不行。”

  谢见微说:“我不会切到自己的。”

  陆离放下手中的东西,转头看他:“听话,在外面等着。”

  谢见微没招,只好守在门边,看着陆离忙碌。

  陆离专注做事的时候特别迷人,谢见微看着看着就心痒痒,但自己没成年,陆离的原则性又很强,说什么都不肯碰他。

  可偏偏这“假正经”的模样也帅得不行。

  谢见微莫名被撩了一通,觉得自己不能站这儿了,再站下去,人设要崩!

  他绕去了餐厅,没多会儿陆离便端菜上桌。

  谢见微正在喝凉水下火。

  结果陆离一眼看到,皱眉道:“别贪凉。”

  说着他要拿过水杯,可谢见微却刚巧要放下水杯,两人这一错手,竟然直接让水杯落空了。

  杯子里还有大半杯水,这一下全洒了谢见微身上。

  初春的日子,谢见微本就穿的不多,这水一沾身,瞬间湿透了。

  陆离怕他着凉,当即扯过毛巾道:“是我不小心。”

  说着便给他解扣子,给他擦拭水渍。

  谢见微本就心猿意马,喝凉水才压下去的燥热又被他这擦来擦去地给瞬间撩了起来。

  偏偏刚才的水不少,裤子也湿了,他这一起兴,某些地方简直不要太明显。

  陆离低头看着,明显怔了下。

  谢见微是真的脸红了,他支支吾吾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陆离视线未动,嗓音满是沙哑:“你……”

  谢见微只好耍赖: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陆离问他: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
  他故意压低了声音,谢见微差点没踮脚吻上他。

  晚饭稍微后挪了一会儿,谢见微久违的射了一次,虽然觉得不太够,但陆离这么正经地硬憋着,他也不好再要更多。

  洗过澡出来后,陆离也带了一身水汽。

  只不过谢见微身上是热气,陆离是冷气,毕竟一个是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,一个是冲了冷飕飕的凉水澡。

  吃过饭,陆离照例辅导谢见微课程。

  虽然没去上学,但谢见微该学的也都没落下,又因为学习能力强,所以陆离教的特别快,课程基本追的上高中学生。

  学习结束后,陆离又陪着谢见微看了会儿电视,直到晚上十点,两人才上床睡觉。

  很平常的一天却让人心满意足。

  陆离抱着熟睡的谢见微,在他唇间轻轻吻了一下。

  他精心养了一年,谢见微的身体已经好了大半,褪去苍白的肤色散发着极其漂亮的光泽,原本瘦弱的身体也结实不少,屁|股上多了肉,腰身却还是那样细。

  陆离最怕谢见微背对着靠在他怀里,那挺翘的小屁|股无时无刻不再引诱着他,诱惑着他侵略、占有,然后堕落。

  陆离想着,也许该和谢见微分床睡了,他不知道自己还忍不忍得到他成年。

  一年时间,只剩一年了,似乎很短可又极长。

  因为幸福和煎熬矛盾的交错在一起。

  第二天,陆离去上班,陆言又不请自来。

  谢见微还需要继续观察下,他得判断出陆言到底是不是陆离的另一个人格。

  如果不是,一切好说,往死里虐就行。

  如果是……

  谢见微怕虐狠了,一个陆言变两个陆离。

  到时候他即便安抚了现在的陆离,也还是亏本买卖。

  陆言是把谢见微当小孩哄,他拎了个粉色的小盒子,上面还画了一圈跳舞的小公主,最上头的提手还镶着一圈金灿灿,整个盒子都华丽得冒粉红泡。

  谢见微心道:真把我当小姑娘了?

  然而陆言机智得很,他打开小盒子,将里面的东西暴露出来。

  “樱桃蛋糕,想吃吗?”

  谢见微:“……”陆言你嫌疑很大啊,这么懂我口味。

  陆言捏起一粒饱满红润鸽子蛋大小的樱桃,诱哄道:“尝尝,特别甜。”

  谢见微矜持道:“陆医生说了,不能吃陌生人的东西。”

  陆言笑道:“我又不是陌生人,我可是你陆医生的亲哥哥。”

  谢见微执拗道:“但我不认识你。”

  陆言装出一副失望的模样:“我们昨天玩得那么好,怎么今天又不认识了?”

  谢见微说:“没人和你玩得好!”

  陆言也不着恼,反而眼中笑意更深,他自个儿吃了一粒大樱桃,赞叹道:“真甜。”

  谢见微:“……”混蛋东西,还不快继续威胁我!

  这家伙却偏偏不按常理出牌,拎了个蛋糕来,不像给谢见微吃的,倒像是他自己的早餐。

  蛋糕不大,只有六寸,上面的樱桃个头又太大,所以摆的不多,眼看着他吃了五六个,谢见微很是心急,口下留情啊吃货!

  陆言瞄了谢见微一眼:“想吃?”

  谢见微硬憋着演戏:“不吃!”

  陆言道:“那算了,虽然我不爱吃甜,但这樱桃是真不错。”

  说着他又吃了三个,谢军师的心在滴血,还能不能好好走剧情了?你拿个蛋糕是来惹我生气的吗!

  只剩下一半樱桃后,陆言终于想起了正事:“今天想不想看陆医生?”

  谢见微心道终于来了。

  陆言说:“今天陆医生有个演讲会,似乎有趣得很。”

  谢见微小声道:“要看。”

  陆言指了指剩下的樱桃道:“那就把它们吃了。”

  谢见微想着:你早说这话我早就吃了,偏偏靠到这时候,白瞎了那么多樱桃!

  当然,谢见微还得做样子:“我不要吃陌生人的东西!”

  陆言道:“那就别看陆医生了。”

  谢见微抬头瞪他。

  陆言扬唇笑着,在薄薄的晨曦下,帅得一塌糊涂。

  谢见微适当性的摇摆了一下,最终妥协道:“我吃。”终于尝到了甘甜的大樱桃。

  陆言在他吃了四五个后,坏笑着说:“吃了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  谢见微手一顿,立马丢下樱桃。

  陆言被他逗笑,连声道:“好啦,逗你的,快吃吧,一会儿就不新鲜了。”

  谢见微颇有些紧张得看向他。

  陆言在他眉心弹了下,轻叹道:“你可真是个大宝贝。”

  谢见微听着他这不经意拉长的尾音,心脏跳了跳。

  十有**,这是陆离。

  吃了这些樱桃后,谢见微觉得刚刚好,这会儿他也明白了陆言为什么要吃掉那一半,因为这个樱桃蛋糕对谢见微的身体来说是超负荷,如果全吃了,估计肠胃会不舒服。

  陆言帮他解决了一半,剩下的量刚刚好,既给他解馋,又不会事后不舒服,虽然做法挺讨人嫌,但结果却是好的。

  谢见微琢磨着一会儿得出去下,问问颜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陆言看看时间后说道:“来看你的陆医生吧。”

  谢见微自然是做出期待的模样。

  小盒子被戳开,平板上现出了陆离的身影。

  谢见微看得眼睛不眨,陆言也看得眼睛不眨。

  只不过一个是在看陆离,一个是在看谢见微。

  陆离在做一个课题演讲,下面有不少主任级医师,场面十分严肃。

  谢见微看得非常认真,一场对于外行人来说相当枯燥的演讲,他听得津津有味。

  陆言问他:“听得懂吗?”

  谢见微道:“陆医生说的,我都爱听。”

  爱听不意味着听得懂,陆言笑了下道:“你真是个好孩子。”

  谢见微没理他,只眼睛不眨地看着屏幕。

  过了会儿,演讲会结束,陆离准备离开,陆言却来了精神。

  镜头是一直追着陆离的,所以当陆离走出会场时,谢见微也能一直看着。

  可就在这时,画面里出现了另外一个人。

  陆言道:“说起来,陆离这学生长得可真不错。”

  谢见微认识他,昨天他也看到过他,陆言说这是陆离的学生,跟了陆离一年了。

  谢见微抿了抿唇,陆言又道:“你听他们说的什么?有些专业名词还真不好懂。”

  谢见微听得懂也得装不懂,他蹙着眉,慢慢走进陆言挖的坑。

  屏幕里忽然有人低叫了一声,原来是那学生不小心让人撞了一下。

  陆离一把扶住他,学生仰头看他,一双眸子里闪烁着藏不住的心意:“多谢老师。”

  陆离对他笑了笑:“没事。”

  就在这时,陆言按了暂停键,硬生生将画面停在了陆离的笑容上。

  谢见微怔了怔。

  陆言适时来了句:“可惜小见微没去上学,否则以你的聪明劲肯定能考上医学院,到时候毕业了你也可以在陆离身边实习……”

  谢见微明显动容。

  陆言很懂分寸,目的达成后便没再久留。

  谢见微等他离开便出了梦境。

  颜柯惊呼道:“大人你可算醒来了!”

  谢见微问:“怎么了?”

  颜柯道:“元帅大人的这个梦境中有两个人格!”

  谢见微:“……”陆言果然也是陆离吗?

  颜柯一眼看透:“难道你已经遇到了另一个人格?”

  谢见微大体说了一下。

  颜柯眨眼睛道:“大人你在顾忌什么?”

  “嗯?”谢见微看向他。

  颜柯道:“你干嘛要担心陆言会分裂?”

  谢见微愣了下,歪掉的思绪逐步转正。

  颜柯是旁观者清,直接点透道:“陆言认定了你喜欢的是陆离,那你只要遵循设定就不会导致他再次分裂。”

  说白了,别心软,往死里虐。

  谢见微:“……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  两个戏总一台戏【doge脸】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