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中文 > 元帅们同时闹离婚 > 第15章hapter15
  chapter15

  怎么会有两个陆离?

  难道还是许立?

  就像上次一样,谢见微把许立当成陆离,结果拼死去救了,人又变回原样,然后陆离的醋坛子打翻,要不是谢见微及时“失忆”,估计整个剧情将义无反顾地走向悲剧。

  如果是许立,谢见微没有任何去救的必要,毕竟自己失忆了,他可不会演什么“失忆了还能记得以前的爱人,身体比脑子反应更快”之类的狗血戏。

  毕竟这只是个考验,他还是有权选择走向的。

  但显然谢见微低估了他家大变态,虽然没念过书,但好歹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,又在元帅之位浸淫已久,别的本事咱按下不提,单单是搞事情这项技能,他认第二,估计整个宇宙都没人敢认第一了。

  所以当谢军师打定主意坚守阵营,见死不救时,他身边的陆离又一下子变成了许立!

  谢见微:“……”

  这他娘的是要上演“失忆了见到许立却还是神魂颠倒,然后对陆离见死不救”的大戏吗?

  能不能讲点儿道理啊宝宝,哪有这样胡来的?

  好生生的人是说换位置就换位置的吗?能不能别为了撒狗血而不要逻辑啊!

  这剧本还让人怎么配合!

  从记事起,谢见微都没这么为难过。

  救不救?

  他敢肯定,只要自己冲向马路中央的陆离,那么陆离分分钟变许立;可他不冲过去,身边的陆离也分分钟变许立。

  反正无论他怎么做,陆离就是认定了他会选择许立。

 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里,谢见微正在想着两全之策,身边的陆离却忽地出声:“为什么我会在那儿?”

  谢见微猛地一怔。

  陆离也看到了陆离?

  他看到的不是许立?

  这样的话,难道那真不是许立而是陆离?真的有两个陆离?

  谢见微脑袋转得极快:两个陆离,也不排除这种可能。毕竟谢见微从前阵子就怀疑其他人格大概也能干扰这个梦境,否则陆离虽然爱胡思乱想,但不会自虐到非得让谢见微去救许立。

  按照正常逻辑,在那样的场景下,陆离心里想的一定是许立该死,该被十辆车撞死。

  可结果却是谢见微被撞了。

  如果是身陷梦境的陆离,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谢见微发生意外的,毕竟在他眼中这梦都是真实的,谢见微即便不死也会承受巨大的痛苦,单单是这一点儿,陆离就不可能会做。

  但假如是另一个人格的陆离,则很有可能会这样做,因为他不属于这个梦境,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,他能让许立在瞬间变成陆离,想必也有自信让谢见微感觉不到疼痛。

  结果还真是这样,谢见微被撞得半死不活,可别说瘫在床上了,他连一点儿皮肉之痛都没体会到。

  这样想的话,之前一些不合逻辑的事也就能想通了。

  身处梦境的陆离是肯定会遵循逻辑的,因为他相信这是真实的世界,但不在这梦境中的陆离却不会遵循逻辑,因为他知道这是个梦。

  在现实中,他们都自相残杀了,在梦境中显然会更加不遗余力地坑自己。

  谢见微皱眉,这可怎么办才好?

  此时他身边的陆离猛地开口:“阿微,那不是我!”

  谢见微:“……”那还真是你……

  而站在马路中央的陆离眼睛不眨地盯着谢见微,漆黑的眸子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。

  谢见微心里咯噔一下,被他看得心发软。

  手心手背都是肉,看着哪个作死都心疼。

  不过谢见微这会儿到没之前那么为难了,既然陆离看到的也是陆离,那他就可以去救他,事后可以解释说:自己没办法看着他见死不救。

  刚想动起来,结果再定睛一看,宽阔的马路上空无一人。

  陆离也好许立也好,全都不见,只剩下急速驶过的车辆。

  谢见微愣了愣。陆离也紧拧着眉。

  谢见微琢磨了一下,心中有了点儿想法,看来二号陆离还没办法真正进入到其他人格的梦境中。

  说来也是,如果能够进入,他哪里会只搞这一点儿事情?

  估计会折腾到天翻地覆。

  谢见微暂时松了口气,不过心里还是有些隐忧。

  现在的二号没法进入到一号里,但以后呢?

  会不会有一个梦境里,他要一次性面对几个陆离?

  这还治疗个鬼?直接搬个凳子看他们斗个你死我活就行了!

  谢见微眉峰跳了跳,只希望是自己想太多。

  陆离的声音把他拉回到现实中:“刚才……”

  谢见微装作不知道:“怎么了?”

  陆离眸色闪了闪:“你有没有看到我在马路中央?”

  谢见微笑了笑,握住他手道:“怎么会,你不就在我身边吗?”

  陆离看了他一会儿,半晌才说道:“是啊,我就在你身边。”

  谢见微在他唇边吻了下,软声道:“要一直一直在我身边。”

  陆离也笑了下:“好。”

  因为这个小意外,谢见微没再继续米虫的生活,他开始暗地里联系能用的人,准备办件大事。

  陆离现在的心结就是害怕哪天谢见微恢复记忆,然后把他丢掉。

  谢见微原本不着急解决这事,但因为二号陆离的若隐若现,谢见微觉得不能再拖,万一二号再来搞搞事情,那才是防不胜防。

  心结这玩意,不破不立。

  虽然见血后会拉扯的皮肉生疼,但只要撑过去了,就是痊愈的开始。

  谢见微安排了一次“偶遇”。

  失忆的谢见微终于见到了许立。

  陆离的手一颤,刀叉应声落地,他面色急速变白,深色的眸子里有着无法掩饰的不安。

  为什么许立会在这里?

  谢见微看到他肯定会不会……

  许立已经扑过来,大声喊叫着:“阿微,都是我不好,是我害了你,如果你不是为了救我,也不会落进这魔鬼的掌控,也不会被他侵占了谢氏,更不会被他囚禁在……”

  “你是谁?”谢见微满眼冷漠。

  许立早就知道谢见微失忆的事,所以他急声道:“许立,我是许立啊!我们才是恋人,我们才是真正相爱的,你为了救我被汽车撞了,所以忘记了一切,阿微,你被陆离骗了,你被这狼心狗肺的畜生给骗了啊!”

  谢见微猛地站起身。

  陆离一动未动,他垂着头,指甲硬生生刺进了掌心,可是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。

  好梦终醒,可他没想到会这样快。

  “陆离骗我?”谢见微冷笑一声,“我凭什么相信你这个陌生人?”

  许立满眼错愕,陆离更是猛地抬头。

  谢见微盯着许立道:“我的确失忆了,但我脑子没坏,陆离对我怎样,我很清楚,即便是想起一切,我还是爱他。”

  许立不甘心,还想再说什么,回过神的陆离已经抬手,守在外围的护卫上前,把许立给请了出去。

  餐厅里气氛略有些僵硬,陆离先开口道:“他说的……”

  谢见微上前,捧着他脸认真道:“陆离,我爱你。”

  陆离怔了怔,谢见微又道:“如果我以前不爱你,那忘掉了也好,那样记忆我不要,我只要以后和你在一起的记忆。”

  陆离满眼都是不敢相信。

  谢见微对着他笑了笑:“不信吗?那三十年后我再问你……”

  陆离低哑着嗓音问他:“如果我做了很错的事,你……”

  “没有错,陆离,你永远都没有错。”谢见微离他很近,两人鼻尖相碰,他温声道,“我爱你,你的一切我都爱。”

  好也罢坏也罢,从他接受陆离的那一刻,他就爱上他的所有。

  他不懂没关系,他会让他明白,无论重复多少次。

  谢见微陪陆离做了极长的一个梦,横跨十年。

  这十年谢见微都没有“恢复记忆。”

  他用漫长的时间来安抚了陆离的不安。

  从梦中醒来,谢见微到没什么时间流逝的感觉。

  颜柯大大地松了口气:“不容易啊,终于让这个人格暂时沉睡了。”

  谢见微应了声:“嗯。”

  颜柯挺有干劲:“希望下个人格也这样顺利。”

  谢见微看了看时间道:“再开一个磁场吧。”

  颜柯知道他在想什么:“也好,银河盛典快到了,到时候元帅大人得醒来参加阅兵式。”

  谢见微点头应下。

  有了上个梦境的经验,谢见微和颜柯以为这次会更顺利,毕竟他们都摸清了老陆同学的“套路”。

  然而当谢见微醒来时,才懂了什么叫“城里套路深,我要回农村!”

  谢见微成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少年,而摆在他面前的是一本“自己”写的日记本。

  仅仅看了一段就让他心情复杂。

  20xx年xx月xx日。

  陆医生没来。

  陆医生为什么没来?

  陆医生是去照顾别人了吗?

  陆医生为什么不能只看着我,只照顾我,只属于我?

  陆医生陆医生陆医生陆医生陆医生……

  谢见微:“……”好一个脑子有病的病|娇少年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  腹黑医生攻x病娇少爷受。

  谢见微:这剧本是不是拿反了?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