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中文 > 一世富贵 > 第89章抢占要地
  战事已经结束,徐平的帅帐搬到了安远寨。这里是三都川谷地最开阔的地方,寨子要重新修起来,作为拱卫伏羌寨北边的门户。而且安远寨周围良田不少,也要驻军屯垦。

  安远一寨,甘谷城一寨,整个三都川就都囊括在内,实行并帐为村,编户齐民。

  帅帐里,徐平和王凯、种世衡、甘昭吉、王拱辰等人共处一室,商量着三都川一战的善后事宜,并准备上给朝廷的报捷奏章。

  虽然徐平一再戒部下滥杀,此战还是斩五千多人,当然是死在宋军手里,还是死在蕃落军自相攻杀上就无法深究了。临阵杀死的敌军地位最高的人是细赏者埋,其官告、令牌等物要随着报捷奏章送到朝廷去。俘获三万二千六百多人,这个数字还在增加,因为还有逃到周围山里的,不时有周围的蕃落解到秦州领赏钱。俘虏的人中,地位最高的自然是禹藏花麻,不久之后将由走马承受王守规亲自押送回京师,向朝廷贺新年。

  徐平废掉了军中按首级计功,但斩获数依然是统计战果时最重要的项目。按着不同的斩获数字,会向军中发放赏钱,以指挥为单位平均发放。斩一人五贯,俘一人五贯半,这一个月里会有十几万贯发到士卒手里。指挥使以上单独计功,不在发赏之列。

  缴获正在统计,报捷奏章中要条列出具体数目,方便枢密院计功。其中最有价值的是两万多匹马,可以从中挑出七八千匹战马来,扩大骑兵的规模。

  两军对阵,重骑的突击能力其实并没有太大的用处,克制手段太多。但战事开始,双方的阵形扯动,骑兵可以利用自己快速机动的能力,抓住稍纵即逝的战机,这是步兵比不了的。在关键时候适时投入骑兵,往往能够决定一场战事的胜负。主帅的亲兵同时要扮演预备队的角色,大量使用骑兵,可以起到出奇制胜的作用。

  更加重要的是,一过了黄河,就是大片的草原、沙漠,山地迅速减少。大平原地区要掌控战场,军队的机动能力至关重要,骑兵的地位便就突显出来。经略河湟,最重要的还是要打过黄河,直插党项的腹心地区,徐平的手中必须要掌握大量的骑兵机动力量。

  种世衡兼掌帅府的赏功司,默算了一下需要发放的赏钱,对徐平道:“节帅,此役之后要向军中发放四十多万贯的赏钱,不知朝廷会不会拨下这么多钱来?”

  徐平笑了笑:“放心,这点赏钱朝廷必定不会吝惜,只有多拨,不会少发。你不需要担心朝廷少了军中赏钱,我自然会跟中书和枢密院交涉。你需要特别留意的,是秦州一下子多了这么多钱,如果物资不足,必然会物价腾贵,军民皆受其害。”

  沿边地区通货膨胀,这个年代的人已经见怪不怪。特别是现在改了纸币,三司手中有足够的货币,也没有运输的压力,对沿边几路特别大方。秦凤路这里因为徐平一直严格控制货币投放的数量,同时有凤翔府生产的物资支撑,通货膨胀并不严重,其他三路就不行了。临近的泾源路因为战事不多,通货膨胀还不严重,鄜延和环庆两路,现在的物价已经是战前的两倍以上,无论军民,都怨声载道。

  种世衡想了想,摇了摇头:“这却是有些难办。钱终究是要发下去,物资也就只有那么多,涨价只怕势所难免。我们可以突击从凤翔府多运些粮布之类的来,保证秦州一带吃的穿的价钱平稳,其他的就难以保证了。”

  徐平道:“通判,现在是冬天,不管汉蕃百姓,都需要棉衣。我会知会郭谘,让凤翔府多生产一些棉衣,这到秦州。只要棉衣的价钱压住,粮价稳住,其他的当不会大涨。还有银行也要利用起来,赏钱不要发现钱,先存在银行里,让士卒自己去取。一看见秦州有涨价的苗头,便就让银行限制一下每月取钱的数目。双管齐下,尽量保证物价平稳吧。”

  种世衡称是,现在也只能如此。打仗的地方哪有不物价飞涨的?只能控制规模吧。

  徐平看看王拱辰,道:“君贶,有一件事情我还没来得及跟你商议,现在说一下。三都川谷地的战事结束,我已经命桑怿率宣武军北上,进取隋唐兰州之地。自唐朝兰州没于吐蕃,其旧城已经废弃,守之无益,故此次进军,只占兰州外围,夺下其东面门户。桑怿军此番进军,自西使城翻越马衔山,要夺取党项的康古城、西市新城和阿干城,在汉故榆中县治筑城而守。若是顺利,则兰州门户洞开,随时可以进占。党项大军来攻,则据关隘而守。占了那里,我们便是进可攻退可守之势。不过大军进驻,必须保证粮草无虞,接下来的一两个月,你要准备充足的粮草,运往那里。接下来鲁芳所部桥道军暂隶你之下,把从秦州到西使城,再到汉榆中城的道路修通。这是急务,不可耽搁。”

  见王拱辰有些茫然,徐平让王凯取了地图来,一一指给他看。

  从秦朝开始在兰州一带设郡县,一千多年来这里都是汉番反复拉锯的地区,中原王朝或弃或守,地名不断变幻。徐平让帅府花了很大力气才把地名沿革搞清楚,王拱辰以前接触军事不多,一时当然摸不着头脑。

  每一个朝代设城都不是心血来潮,选址跟当时的局势有关,也跟地理形势有关,搞清了这些历史上的地名所在,也就大致把握住了兰州一带的地理形势。徐平要理清楚兰州周边的地名沿革,目的就是把握住那里地理形势,有时候这比地图还有用得多。

  兰州东南是一个比较大的谷地,也是秦朝初置县的地方,称为榆中。榆中故城在这个谷地到兰州的出口,黄河和大山之间,山河夹峙,据险而守。桑怿所要进占的,便就是这个谷地,同时在榆中故城的遗址上建立新城,守住到兰州的门户。

  以现在徐平手上的兵力,如果直接进占兰州,是守不住的。那里是数路交汇之地,西北通河西四郡,西通邈川、青唐,向北可达党项腹地,东连会州,进占之后党项必然会集中优势兵力试图夺回。徐平手上这五万多的兵力,还要防守秦州腹地的广大地域,兰州周边的关隘众多,分散使用兵力之后,无力对抗党项大兵压境。只好先夺取地理上相对孤立的榆中谷地,打开进攻兰州的门户,等到兵力充足,再图进取。

  徐平指着地图对王拱辰说道:“这个冬天,你要开通这样几条道路。从秦州到唐时的渭州,而后沿咸河谷道到西使城,这是一条。从秦州北上,沿瓦亭川谷道,经古略阳、平襄到西使,这又是一条。从西使城到秦汉故榆中县,这又是一条。再有一条,是从西使城沿关川河谷,到会川城。会川是到会州的门户,刘兼济占了那里之后,一样要筑城而守。”

  看着地图,就一目了然,王拱辰点头:“现在秦州钱粮充足,缺的只是人力,开通这几条道路倒也不难。只是要保证粮草无缺,最好还是让凤翔府多制些大车来。”

  “可以。斜谷造船务已经停了大半漕船的制造,分到了内地州县,现在那里人手和物料都充足,制车不难。至于马匹,这一带满山满谷都是,只要有钱就好了!”

  东边德顺军的笼竿城是唐朝牧监的东使城,加上新近占据的禹藏花麻的西使城,这两城连起来到渭河,便是唐朝大量放养官马的牧监。唐朝的马当然不在了,但其血脉分散到了蕃部放养的马中,这一带的马不但数量多,而且质量高,这也是宋朝战马大量来自于秦州的原因。如今这牧马地已经全部被徐平占据,秦凤路不缺马。

  看着地图,徐平对众人道:“这次我们之所以如此顺利,有一点格外重要,就是今冬党项昊贼要大举进犯鄜延、麟府路一带。党项号称全民皆兵,兵即是民,民即是兵,召之即来,来之能战。——哼,诸位在秦州已经近一年了,自然知道这只是说说而已,骗那些不懂军事的人。大军出动,千头万绪,岂能如此儿戏?更何况党项是诸大族豪酋统兵,更加不是想东就东想西就西的。他们向东用兵,最少今冬是不可能调过头来,一直到来年的春天,我们对面都没有党项大军。可惜,我们秦凤路的兵力也是有限,打开兰、会两州的门户已经是极限了。再向前去,兰州就对上卓罗和南监军司,会州对上西寿监军司,两个监军司,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啊。是以,利用今冬党项无暇西顾的空档,兰州方向抢筑榆中城,会州方向抢筑会川城,准备应付来年党项的大举进犯。”chaptererror;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