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中文 > 苍穹残剑 > 第六十二章斩妖除魔
  卫子风嘿嘿冷笑道:“你的这些话就没说腻吗?我都听腻了。我看就跟小秦说的那样,真正的邪魔外道站在你面前的时候,你就半点实事都不做,就会扯起道义做大旗摇旗呐喊,欺负我这种小孩子。”

  余长老厉声道:“本长老不跟你啰嗦,今天我要斩妖除魔!”说着将手中仙剑一晃,那柄仙剑宛如随风张大,瞬间暴涨成一丈长短,带着一股劲风向卫子风迎头劈下。

  余长老自然不知道卫子风此时已经是第七层的修为,还以为他是第四层,决计无法招架闪避。不料卫子风身子一晃,矮身避开,随即闪到一众围观的弟子旁边,混在人群里,冷冷的道:“掌门师伯说年后才处理这事,你现在就杀了我的话,怎么跟掌门交代?”

  余长老喝道:“我是执事长老,有便宜行事先斩后奏的权力!先杀了你,看他还怎么说,难道杀了我给你报仇不成?喂,你们都滚开,别在这碍手碍脚!”

  那些弟子也巴不得闪开一边,闻言赶紧退散,余长老又是一剑拦腰劈来。卫子风自知自己虽然已经到了第七层,但要和人家一个成名已久的长老辈的人正面交手那是绝无胜算,便只是一味躲闪,身形一晃,又闪到一名弟子旁边,始终保持混在那群弟子里面。总不成,这个余长老还要杀了这些弟子?

  余长老硬生生收住剑光,气得几乎要发疯,大吼道:“小畜生,有种你就别躲!”

  卫子风揶揄道:“昨天之前,你这么说的话我可能还会听,但现在是绝无可能了。挺着让你砍死叫有种?你怎么不试试?”

  余长老哇哇大叫,又挥剑劈来,大叫道:“挡我者死!不相干的快滚!”

  卫子风又闪开了,如影随形地跟在一名弟子身后,余长老气得吹胡子瞪眼睛,却也是无可奈何。

  他这一番逞威,终于惊动了巡逻守夜的弟子,报了上去。步虚真人很快赶来,看了看情形,皱眉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余长老,你不是凌绝峰的人,为什么带着门人弟子跑到这里来?”

  余长老刚想说话,步虚真人又道:“本座说过了,年后才处理这事。没有人要你擅作主张自己跑过来惩处卫子风,何况现在压根就是没有定论!你们现在立即回去,不要再提这件事!如果卫子风有个三长两短,本座就认为是你干的!”

  余长老大声道: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这么护着这小兔崽子?逍遥子已经回不来了,你顾忌什么?”

  步虚真人沉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余长老又道:“马上都过年了,火云子都回来了,逍遥子却没回来,那就是回不来了!恐怕逍遥子自己也不知道这小子现在已经是个……”

  步虚真人喝道:“住口!本座对你够客气的了!马上回去自己的地方!你既然是长老,就更应该知道自己应该以身作则,而不是在门派中横行无忌!”

  余长老重重地吐了口气,哼了一声,使劲一跺脚,驾起剑光离去。他的门人弟子也跟着灰溜溜地闪人。

  步虚真人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,沉默了老大一会,这才对卫子风说道:“卫子风,你能不能悄悄地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指的是,你废掉余亮的事。”

  卫子风心下转了好几个念头,这才躬身行礼道:“掌门师伯,这是我师父教给我的法门,大拇指紧紧扣住对方的左右手腕寸关尺,用灵力透入,将对方的修为全部化掉。我师父说,如果一个人作恶多端,那么让他最痛苦的事就是让他得到的一切在他眼前失去。并且,废掉他的修为,远比捏碎他的琵琶骨砍断他的手脚要慈悲得多,还让他活着,有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这番话半真半假,就看步虚真人怎么看了。

  步虚真人哦了一声,沉吟一会,缓缓说道:“余亮作恶多端,死有余辜,废掉一身修为确实比杀了他还要让他痛苦。我也不指望他能改过自新,我自己都打算废了他的修为。你没做错什么,不用担心。不过这些人对你怀恨在心,支持他的人差不多也有一半,此事确实不易善罢。”

  卫子风低头道:“是,感谢掌门师伯眷顾弟子。”

  步虚真人又叹了口气:“现在我还是掌门,还能压得住场面。但一旦我不是掌门,恐怕就压不住场面了。卫子风,我给你的建议是尽快修炼到第五层,尽快离开天华山去历练,当然,要悄悄地走,不能让人知道你去哪里,他们总不能擅自离山去追杀你。再说了,离开了天华山之后,从此海阔天空,哪里还藏不住身?你又有灵兽为助,寻常人也没法难为你的。”

  卫子风再次躬身称谢,心下寻思要不要告诉他自己其实都到第七层了。步虚真人道:“只是有件事不好办。他们一定要会同众首座长老审问你,到时免不了还要把余亮拉出来询问。余亮对你肯定也会恨之入骨,就算没有的事也会硬安给你。哎,头疼,难办啊!我又总不能把余亮给杀了……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看着卫子风,意思简直再也明显不过。

  卫子风心下一乐,心想原来掌门师伯也这么有趣。他再次躬身感谢,步虚真人拍了拍他的肩膀,不再言语,转身离去。

  两人说话的时候,咕咕一直在旁边梳理着羽毛,似乎对两人说话的内容不感兴趣。卫子风摸了摸它的小脑袋,轻声道:“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杀了余亮,可是一来我不知道他被关在哪,二来我也没杀过人,这可怎么办呢?”

  咕咕叫了一声,不知算不算是回答。卫子风反正也不懂,继续自言自语:“为什么我现在一运气就是烈火熔岩一般呢?我们的太虚紫气本身是没有五行属性的啊!”

  咕咕又叫了一声,神气地拍了拍翅膀,却什么也不说——就是不告诉你!

  ※※※

  卫子风回到房里,随便吃了点东西,洗漱罢了,上床打坐。咕咕自在它的小窝里睡觉。

  睡到后半夜,咕咕突然飞起身来,用翅膀拍醒卫子风,随后从专门留给它进出的小窗格飞了出去。它飞得那么匆忙,不知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东西?

  卫子风一惊而起,迅速穿好衣服跳下床来,凝神细听了一会之后,却也听不到什么异样的声音。

  不过很快就有了——他卧室的后面窗户,传来了三长两短的轻轻敲击声。很明显,这是有人故意敲出来的,也故意要他知道,有人找上门来了。

  卫子风警惕心大起,低声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  一个细细的声音说道:“一个想来帮助你的人。”

  卫子风哼了一声道:“亮出你的面目!”

  那细细的声音道:“现在不便相见。我只能告诉你,我是一片好心……”

  卫子风不耐烦听他说下去,一掌向那扇窗户拍去。师父教过的,除非是和自己约定的,否则半夜三更跑来窥探的,非奸即盗。

  砰的一声,那扇窗子被他的掌风拍得向外飞出。窗外有人瓮声瓮气地轻呼一声,显然被窗子打到了,说不定是鼻子。

  卫子风随之跃出,一眼便见到自己窗下果然有个黑衣人蹲着,正在那捂鼻子。卫子风一把抓住他的双手提了起来,低声喝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说!”

  那人脸上也蒙着黑斤,卫子风仍然看不到他的脸。那人瓮声瓮气的道:“我们真的是来帮助你的!”

  卫子风低声喝道:“我不信!你们,你们是谁?几个人?”

  那人道:“还有一个,引着你的灵兽小鸟走远了,所以我这才能过来找你说话。”

  卫子风捏着他的手紧了一紧:“这么周密策划,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。我已经问了你两次了,再不说出你是谁我就废了你!”

  那人低声道:“废不得,废不得!现在我们得到确切的情报,跟你有仇的人已经连夜去找一个比你们掌门更加德高望重的人去了。只要这个人认定你使的是化功**,你就是死路一条!”

  卫子风喝道:“别东拉西扯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那人道:“和你一条道上的人!”

  卫子风心下更是怀疑。而且这人虽然蒙着面巾,说话时嘴里的口气还是透了出来,几乎能把卫子风熏死,不知道这人多久没刷牙了还是吃了什么奇臭无比的东西,这不免让他心下更为厌恶。

  眼见他实在东拉西扯就是不说,卫子风将他提进房中,点亮蜡烛,摘掉他的面巾,但见此人简直獐头鼠目,焦黄精瘦的脸上一双小眼睛骨碌碌乱转,上唇还留着一撇小胡子,偶尔张开嘴来,露出满口黄牙,令人望之生厌。

  那人又道:“三生树下,万千生灵往生极乐;圣火殿上,唯一真神泽被苍生。我是大光明宫属下的十二行者之一的鼠行者!”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