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中文 > 慈悲罚·落骨生香 > 第53章骨起忘川
  嗯哼,大家明白的。花沉沉抿唇一笑,目光清淡而平静的看向窗棂外的寒冽冬日,“可是姑姑,他太听话了啊。”

  阿善的眉头微微一蹙,很快又恢复平静。

  花沉沉的面容在大片的阳光下泛着玉泽,白皙而美好,不知道是不是阿善想多了,她觉得花沉沉的声音陡然变得极度虚幻起来。

  “阿荀他对我言听计从,更是连一句重话都没有对我说过,姑姑不觉得奇怪吗?”

  她有什么好奇怪的!这关她什么事!

  阿善深呼吸一口气,忍住抽搐的嘴角说道:“花沉沉,有什么话直说,这样话里藏话的聊天,老娘累得慌。”

  花沉沉抿着唇低低笑起来,阳光温柔的拂在她脸上,细微的尘埃在空中调皮的乱窜,熏香扑面,一室暖春。

  “阿善,我的阳寿,还剩多少?”

  “最多半个月。”

  花沉沉眼中划过一丝黯淡,不过很快她又笑了起来,“我早该知道的。”

  “其实我有一点不明白。”阿善看着她,沉声道:“你作为一只妖,化作人形留在凡间,按理说,寿命也不该这么短,你是不是做了什么?”

  花沉沉神色一怔,继而良久无言的看着她。

  “罢了。”最终,她幽幽的叹了口气,笑道:“果然你都知道了。我以为我隐藏的挺好的。”

  阿善不可置否的点头,你的确是隐藏的好,只是可惜你隐藏的再好,在叶公子的面前也是无处遁形的。

  想到不辞而别的某人,阿善的脸色又黑了黑。

  “你的妖元呢?”阿善问。

  妖都有妖元,特别是能够化作人形的妖,妖元对妖来说,是妖力和寿命的根本所在,她现在这样短寿,只能是一个原因,她没了妖元。

  “丢了。”花沉沉漫不经心的一笑,慵懒的看向她,“今日叶公子怎么没来?”

  “丢了。”阿善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  闻言,花沉沉捧腹大笑起来。

  “阿善,你真是可爱。”

  被夸赞的某人一脑门的黑线,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带你回冥界?”

  花沉沉哑然,目光定定的看着她半晌,而后叹了口气,“阿善,再给我几天时间吧,我有些事,还没有做完。”

  阿善挑了挑眉,“终归你只有半个月的阳寿,我不着急。在带你回冥界之前,我正好想查一查,你为什么要撒谎。”

  “撒谎?”花沉沉有些不解的看向她。

  阿善拿起她桌上的奏折翻了翻,唇角绽出一抹艳丽的笑,“你一直在对我撒谎,本来我也不想揭穿你,只是现在我忽然有了些兴趣,我也想看看,你一个妖,跑到这里来做女帝,究竟想干什么。”

  花沉沉眼底闪过一丝暗光,她默不作声的看着阿善,难得没了笑容,“我会跟你走,但有一点,你不能插手我的事。”

  阿善了然的点点头,无所谓的说道: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想看戏,并不想参与。”

  她心里松了口气,脸上又重新挂起了笑容,“说起来,我差点忘了,今日是豫国公主来皇城的日子,阿善姑姑既然想看戏,那便和我一起去吧。”

  她们到了珵国皇宫的城墙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浩浩荡荡的人马。

  珵国这边站着的是以荀晚为首的众人,身后跟了不少的官员将领,正安静的等待着那浩浩荡荡逐渐靠近的队伍。

  “那位是谁?”阿善看着站在荀晚身边的男子,上一次在暖阁与他也有过一面之缘。

  花沉沉看向她手指的方向,道:“那是丞相司马清隐,今年二十有二。”

  阿善撇撇嘴,她又没问他多大了。

  “知道豫国的公主为什么来珵国吗?”花沉沉转过脸,笑的眉眼弯弯。

  “联姻?”

  花沉沉淡淡点头,“是啊,联姻。只是不知道,联的究竟是谁的姻。”

  最后一句,她说的很轻,如同一句耳语低喃,转瞬便消失在风里。

  这样严寒的天气,那位自南边国都过来的公主很显然十分的不适应,刚下了马车,便发了好一顿的脾气。

  珵国官员也不敢得罪了这位公主,只得赔着笑脸跟在公主身后进了宫殿。

  那位公主头上带着帷帽看不清面容,但见身段窈窕柔软,一举一动间亦是妩媚动人。

  荀晚站在最前面,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,只是恭敬的将公主带到了皇城之内的紫云殿。

  “一国的公主来了,你不打算去看看?”阿善回头看向有些出神的花沉沉,不冷不热的问道。

  她好歹是珵国的女帝,这样怠慢豫国的公主,她就不怕豫国的皇帝找她算账么。

  “晚宴时会见到的。”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