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中文 > 高冷师兄,请自重 > 第八章找麻烦
  “我…;…;”

  “救…;…;救我…;…;”祁越翻着白眼,艰难的朝她吐出两个字。

  唐子月咽了下喉咙,面对男子那冰冷的视线,后背冒出大片冷汗,犹豫片刻,她还是大着胆子,弱弱道:“那个…;这位师兄…;毕竟是掌门师父是山头,人死在这怕是不好看…;…;”

  她的意思是,人死在这肯定会给掌门惹来麻烦,毕竟这个祁越可是有后台的,到时闹的云圣宗内讧就不好了。

  当然,要是男子不听,她肯定就要逃之夭夭了,反正还是先保住自己这条命再说。

  谁知,下一刻男子大手一挥,祁越就犹如断线的风筝,飞到了树丛中,一声尖叫声也随之传来,看来是摔到了树上。

  看到这一幕,唐子月突然想到一件事,不由咽了下喉咙,好奇的看向男子,“那个…;…;这位师兄…;…;你为什么要杀他?”

  破坏了他的阵法,不死,难道留着好看不成?

  男子一转身就欲离去,可这时灵兽袋里忽然跳出一只白色老鼠,踩在他肩头叽叽喳喳叫唤着,黑溜溜的眼珠还瞄了唐子月那边一眼。

  下一刻,男子忽然转过头,把狐疑的视线投向唐子月,“你过来。”

  谁?

  唐子月左顾右盼一眼,见周围没有其他人,她才好奇伸手指向自己,“我?”

  男子眼一眯,露出一丝不悦,唐子月吓的立马忍住内伤,快步朝男子走去,看着男子那完美的脸廓,她又不自觉想起那夜的朦胧,想着想着她又觉得很气愤,被人看了她还不敢吭声,真他妈憋屈!

  可还没有走进,那只小白鼠就突然跳上了她的肩头,把唐子月吓了一跳。

  “吱吱吱吱…;…;”小白鼠转着黑不溜秋的眼珠子,直愣愣的盯着她。

  “你叫什么?”男子眼神中透出一丝诡异。

  糟了!

  唐子月心头一紧,难道这位师兄要把她杀人灭口?

  “我…;…;我叫唐子月,金城唐家的人…;…;”唐子月扭头看了眼那只肩头的小白鼠,四目相对,大眼瞪小眼。

  男子伸出手,把小白鼠提过来捏在手心,目光淡淡的看着她道:“今日我救你一命,你准备如何报答我?”

  “啊?”唐子月一惊,对上男子那双寒眸,她的直觉告诉她,这个神秘师兄要杀祁越,绝不是因为要救自己,这个现便宜也捡的太好了。

  眼珠一转,她突然想到那夜自己在水中被穿衣服的情况,可见这男子目光坦荡荡,她又觉得自己思想太龌龊,正欲开口之际,谁知体内灵气忽然沸腾起来,一口鲜血猛然喷出,洒在混合泥沙的地面上。

  看着她这副弱小的模样,男子摇摇头,犹如在看一只蝼蚁一般,语气悲悯,“真可悲。”

  话落,她忽然伸出大手,一道蓝光将她包围,霎那间,唐子月感觉浑身像沐浴在阳光下一样,全身暖洋洋的,体内沸腾的灵气也逐渐平和。

  收回手,男子提着小白鼠的尾巴,又狐疑的看了眼唐子月,冷峻的面容上闪过一丝警告,“记住,你的命,是我的。”

  话落,不等唐子月反应过来,男子又瞬间消失在原地,不见任何踪迹。

  感觉体内伤势已经好全,而且灵力充沛,再冲一冲她或许就能到练气三层了,唐子月大喜之下又觉得很挫败,就凭自己这点修为,他要自己的命,难道她还能说不吗?

  可悲?她的确是挺可悲的,如今弱小如她,谁看到都能上前踩两脚,能不可悲吗?

  唐子月越想越气,心中更加决定要好好修炼,别一个照面就被人给欺负,想着,她也不敢去看祁越死了没有,连忙就往凌皓的屋子跑去。

  凌皓正在练剑,阵阵绿光把他的院子衬的光芒四射,唐子月不敢走过去,只能站在院外着急喊道:“师兄!”

  听到声音,凌皓立马把剑一收,回头看去,“师妹?”

  “师兄,那个祁越在那边好像快死了。”唐子月也怕那祁越死在这,到时反而连累了自己。

  而凌皓闻言也立马脸色一变,也没有多问,就拉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