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中文 > 收集末日 > 第七百三十三章 封神(二十三)
  ——封神——

  天界,八景宫。

  玄都正在跟着太上老君种地。

  八景宫周围,环绕着八块造型奇特的耕地,大致呈宽一丈,长五丈,如同人族发明的“三”字一般的三道横线模样。

  但太上老君却没什么规律地在这些“三”字线中间弄出一丈见方的水洼来把它们隔断,结果从远处看便不是“三”而是变成了“、、、、、、、”这样的奇怪造型,和太极图上的那些图案一模一样。

  在这些奇形怪状的耕地上,太上老君按区块分别种着小麦、胡萝卜、土豆、甜菜、甘蔗、西瓜、南瓜和一种古里古怪的蘑菇,共计八样完全不同的作物。

  这些作物,玄都在前往人界时多有见到,人族部落基本会种植其中的一两样来作为素食方面的主食。

  肉食的话,最普遍的是鱼,牛马羊等大型动物是宝贵的畜力,除非它们意外死亡,或者该部落本身在大量饲养,否则人族基本是不会去吃它们的。

  至于另一种大型动物,猪,如果是猎到野猪的话,人族自然不介意尝尝鲜,但想要主动饲养却很难,毕竟在它们长成之前,吃掉的五谷可比最终能提供的肉食多得多。

  另外还有鸡,由于它能稳定提供鸡蛋,饲养者往往也是不会吃的。

  但问题在于,师父作为【圣人】,自不必吃这些东西,玄都自己也是,至于庄周师兄……他平时考虑最多的不是吃而是睡。

  玄都现在的“种地”模式为:一副老农打扮的太上老君背着手在田里溜达,时不时地拔起一捆麦子或者一片胡萝卜,然后说道:“【商丘的麦子长的不错啊。】”或者“【青丘种胡萝卜是想喂谁吃呢?】”

  显然,这又是某种无法解释的圣人权柄。

  师父在前面拔了就走,徒弟还得苦哈哈地把缺少的作物补上。

  从这点来说,玄都更希望太上老君去摘甘蔗,西瓜和南瓜――毕竟它们可以自己生长。

  仿佛察觉到了全玄都的心思,太上老君溜达着走向了那片种有甘蔗的八卦田地。

  比起其他作物,甘蔗相当奇葩,它必须在水边种植,所以,这片田地正是那个三道横杠全部折断的――什么卦来着?

  由于这种特性,太上老君拔甘蔗的时候,往往会提到江河湖海等关键字。

  不过老君这次折断一根甘蔗后,口中说的却是:“【女娲道友要去人界?玄都,你且跟着走一遭吧。】”

  “谨遵师命。”玄都应道。

  答应之后,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,那不正是新晋升的圣人?难道师父已经达到了能掐算同阶圣人的层次了?

  “【为师并不能掐算圣人,】”太上老君仿佛看出玄都在想什么般续道:“【但女娲道友所选之道场的周边地形是你元始师叔所建,周遭草木是为师所植,其中飞禽走兽是你灵宝师叔所养。】”

  “……”

  玄都无话可说,因为明显并不是这三位师兄弟在针对女娲圣人,而是他们成圣已久,天界相关的“道”已经瓜分完毕,只要接触,必然会被察觉。

  这大约便是凡大能者,必遮掩与自己相关任何事物之天机的缘故吧。

  “【同女娲道友一同下界后,你不必刻意做些什么,只需见证这新晋圣人欲行何道,如何行道即可,】”太上老君道:“【若有必要,表达为师对她的支持。】”

  “支持?若师父与她道有不同……”玄都略有些犹豫。

  据他所知,这位女娲圣人在成圣之前,可是又造人又立轮回,参与天庭建设,最后还补了一下天,同太上老君的“无为”风格可谓相差甚远。

  “【呵呵呵,这世间有人想与为师‘道不同’却是很难,】”太上老君将甘蔗丢入水池中:“为师之道可作【无为】解,又可作【无所不为】解。”

  那岂非两极分化?

  玄都一时想不通,见师尊没有解释的意思,于是看向那甘蔗入水造成的涟漪,这种借物投影之术,也是太上老君在“种地”时经常用到的,只要将作物投入水中,水面便会呈现出某地的人界景致,大约和师尊每次所说的“评论”有关。

  便比如之前举的两个栗子,一次看到了人族国都附近小麦丰收,一次看到了曾有一面之缘的云中子闯入青丘轩辕坟的情况。

  呼呼呼——

  随着甘蔗引起的涟漪抵达水塘岸边,整方水塘便泛起了蒙蒙白光,继而,水面上浮现出了一颗虚幻的,异常高大巍峨的,立于湖岸边峭壁上的青翠巨树,它的枝干之上、花叶之间,有精巧漂亮的道路、回廊、楼梯和房屋,它们分明全都是人工造物,但从巨树整体看来却全无突兀之感,整棵树便如浑然天成的艺术品,诸多彩色的鸟雀仙子往来穿梭,构成一幅颇为美丽的画卷。

  “【好,好,好。】”太上老君连赞三声。

  “娲皇宫?”玄都看清了那巨树之底,入口处的名称。

  “【其兄长同轩辕共称‘三皇’,这也算是不忘初心。】”太上老君简短评论道,然后抬手一指:“【你且看】。”

  玄都顺着太上老君的指点,注意到了一片【空白】,若是寻常景色,这一片空无一物可能就会被忽略,但在这本身近乎完美的圣人道场中,它便显得颇为突兀了。

  这片【空白】沿巨大树屋的外缘以极高的速度盘旋上升,最终在近乎顶端的位置接住了一只黑色的木箱——当然,它是直接消失在那片空白中了。

  而空白未能接住的,却是一颗粉色的宝珠,和包裹它的一道红绫。

  所以女娲是要去捡回她的首饰?这可就……

  “呵呵,去吧,”太上老君再一挥手,将水面的幻象解散,“你便去瞧上一瞧,女娲道友会怎么对待一个觉醒了自我意识的造物,哦,对了,徒儿你可切莫称她做‘道友’。”

  谁敢叫圣人道友啊……

  玄都眼角抽了抽,向老君行礼退下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