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中文 > 风月宝鉴 > 205二女争锋
  大街上,伍樊打电话给程秋芸,约她饮早茶,程秋芸说她要上班,哪里有时间饮茶,于是约好了晚上酒楼吃饭。

  无奈,伍樊改约宣杨柳饮茶。因为伍樊之前所提供的,韦保山生前留下的调查材料,宣杨柳侦破了许多案件,轰动了光州整个公检法系统。案情涉及方方面面,检察院和法院高速运转,而宣杨柳需要再接再厉,仍然要投身于大量侦破工作之中。

  “你到酒楼订好房,我很快就到。我很忙,但再忙都要见你,因为材料上有模棱两可的地方,或许你能给我一点启发。”宣杨柳在电话中说。

  挂了电话,伍樊是一脸黑线,韦保山的材料上说得不够明确,找自己有什么用,自己能说出什么子丑寅卯。

  好心帮韦保山的忙,事情弄得没完没了。对了,如果宣杨柳真的需要确认不清楚的地方,倒是可以去阴间第一殿面见秦广王,请求再次见韦保山一面。

  空间戒指中,一个大皮箱里面,是从韦保山提供的银行保险柜号和密码,起出来的一千三百万无主巨款,现在都还没有动用。等有时间,得将一部分用来做善事,否则阴间第一殿的孽镜台,照出心黑程度是正数级别,就不好看了。

  走往酒楼的路上,眼看就要达到酒楼门口,伍樊接到程秋芸的电话,她说要马上见到伍樊,新款的芯片设计上有问题,需要伍樊帮忙,问伍樊在哪里饮早茶。

  伍樊再次一脸黑线,程秋芸先前说要上班不能一起饮早茶,他无奈约了宣杨柳,现在又改口说要见面。

  女人的善变,有时候就是让人头痛!要知道,自己走上修道之路后,喜欢的美丽少女越来越多,要是约会经常撞车,那岂不是要坏事!

  “银河公园南门附近的福临门酒楼,我还没有订房,到了告诉你房号。”伍樊回应程秋芸道。

  幸好程秋芸和宣杨柳认识,三人一起饮茶,问题不大。

  这个时间点还早,伍樊问服务员要到了一间包房,不用在大堂中忍受菜市场一样的喧嚣嘈杂。一边饮茶,伍樊一边从空间戒指中取出笔记本电脑,通过酒楼的ifi连上了互联网。

  程秋芸说新款芯片有问题,伍樊命令**,将其它几大芯片厂商的最新设计资料,全部拷贝出来,存储到笔记本硬盘上。

  伍樊也懒得研究,等程秋芸到来,将新款芯片遇到的问题了解之后,两相比较,**自然立即可以查出相类似的资料,伍樊只需动动鼠标,从邮箱发送给程秋芸即可。

  听程秋芸汇报过元午科技上半年的业绩,现在的元午科技,出货量和销售额都在世界业内排第一,上半年的利润,财务部已经计算出来,接近三百亿米金。对,是三百亿米金,而不是华夏币。

  也就是说,伍樊一年可以从元午科技拿到一千多亿华夏币的分红,就算扣除个人所得税,也有六七百亿。

  一年就这么多收入,可不能上市,赚大钱的企业都不肯上市。上市固然财富暴涨,但那都是纸面上的财富,因为大股东减持股份,有诸多限制,而且一旦抛售股份,股价立即大跌。每年的分红那么多,已经是大赚特赚,何苦上市呢。

  就像华元集团一样,因为利润好,一直是拒绝上市的。

  “伍樊,听说你前段时间跑去旅游了,逍遥自在啊!”宣杨柳身穿警察制服,在包房门口现身,嗓音甜腻迷人。

  “坐,宣局长为了光州的一方净土,操碎了心,就算邀你一起去,你都不肯。”伍樊笑道。

  “你没有邀我,怎么晓得我不肯去。说,去龙虎山有什么艳遇,又看上了哪个靓女?”宣杨柳不客气地坐下,将一个公文包放在桌上,撕开碗筷包装袋,开始用茶水冲洗碗筷。

  “龙虎山确实有不少小妹妹长得跟天仙似的,但我不是见一个爱一个那种人,你很了解的。”伍樊道。

  “你就吹吧,去一趟缅甸,都能带回一个美人胚子,我就不信你会那么老实。”宣杨柳瞪了一眼伍樊,望见桌上还有一副碗筷,又问,“你还约了其他人?”

  “程博士要来,说有重要问题面谈,这不,本来是约的你,只好将她也叫来。”伍樊道。

  宣杨柳幽幽地望了一眼伍樊,低头将洗了碗筷的茶水倒入了水盆,面色凝重起来,道:“上次你说你是修道者,能力很大,可以,那个可以和不止一个女人交往,你不会是骗我的吧?”

  其实,伍樊的原话是“那方面的能力很大”,宣杨柳不好意思原话复述,做了减法,这是自然而然的事。不过,作为公安战线上叱咤风云的她,此时都面红耳赤。

  “我怎么会骗你,骗谁也不敢骗宣局长吧!是了,你不是不想做警察吗?嫌又苦又累,怎么现在做上瘾了,忙得都不愿意出来饮茶?”伍樊道。

  “我爸妈老催我结婚呢,可是,去哪里找合适的男人?!”宣杨柳叹气,一边偷瞄伍樊一眼。

  “合适的男人,远在天边近在眼前,只是你不懂得珍惜而已。”伍樊贱贱地一笑道,眼见宣杨柳少见地一脸娇羞,不由自主地启动了透视,何况长久不见,他也正想要欣赏一下她。

  一具完美无瑕的女性酮体,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伍樊的眼前,该挺的挺,该翘的翘,肌肤胜雪,没有一丝赘肉。应该浑圆的地方,曲线都是恰到好处的弧度,腰肢一如其名,犹如坚韧柔软的柳条,有一定的力度。

  怪不得她和犯罪分子作斗争,难免要跑跑跳跳,某些形如山丘的部位,不会因常年的甩动而拉伸成长长的布袋,变得不堪入目。伍樊心中暗忖,他大裤衩的帐篷下,某处已不受控制,变得火热刚硬。

  境界突破到学道巅峰后,伍樊的透视功能也升了一级,能够透视的深度从5厘米增加到了20厘米。因此透过桌面,目光停留在宣杨柳身体的表面,并没有深入到血肉之中,这完全是随心所欲可以控制。

  作为仙家宝物的**,是完全依照宿主的意愿行事的。

  “我爸妈不会同意的。”宣杨柳瞟了伍樊一眼,感觉到脸庞愈加发烧,因为伍樊的目光,看着自己,就如自己是没有穿衣服,全身光溜溜的一样,他脸上还带着好奇怪的意味。

  “名分很重要吗?得了,我们都是新时代的青年,应该向往自由,你就算不上班,我也可以养活你的,你是知道我开办了珠宝公司,还有高科技公司。”伍樊望着宣杨柳忽闪着的双眼中,两颗明亮的眼眸,巧舌如簧道。

  眼见伍樊的目光热烈如火地望想自己,宣杨柳低下了螓首,轻声道:“你这个人总是吊儿郎当,谁敢相信你。”

  “我发誓,如果我伍樊哪日敢做出对不起你,伤害你,或抛弃你的事,立即被雷公劈死,五雷轰顶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伍樊赌咒发誓的话还没有说完,宣杨柳吓了一跳,抬头道:“别,别这样。”

  随即,宣杨柳妩媚而嗔怪地望了一眼伍樊,伸出右手,去抓住伍樊的搭在桌上的左手。

  “伍樊,让你久等了。”一道喜悦而动听的女子嗓音从门外传来,此时,程秋芸提了一个黑色笔记本皮包,匆匆赶到。

  “秋芸,你到了?”伍樊欣喜道。长久没有见到程秋芸,伍樊确实是心中挂念。

  宣杨柳转头一望,赶紧缩回了右手,微笑点头。

  “你,你们?”程秋芸脸色突变,怔愣起来,脚步停在门口。

  真真切切,亲眼所见,宣杨柳红了脸,一手抓住伍樊的手,亲昵而暧昧。

  “快坐啊,点心都上了几样了。”伍樊伸手示意他右手边的空位道。

  “你原来约的是宣局长,打扰你们了,是了,我时间紧,处理了公事我就走。”程秋芸变得面如寒霜,盯了宣杨柳一眼,说罢走到空位坐下,取出了笔记本,推开碗筷,摆放在桌面,启动开机。

  对于伍樊沾花惹草,程秋芸早有心理准备,他还和上官琴玉,胡玉玲,还有顾萱婷都说不清道不明,他总是以他是修道者来搪塞。现在又跟宣杨柳勾勾搭搭,就算是佛都有火。

  就算是宣杨柳主动勾引,那也是伍樊的错,这么大一个人,难道不懂得拒绝?

  “秋芸,我和宣局长正在谈正事呢。”伍樊赧然一笑道。

  “我对你们在做什么事,毫无兴趣。”程秋芸低头看着笔记本的屏幕,语气冰冷道。

  “程博士,伍樊给了我破案的材料,案子多,有两三件案子还没有眉目。其中一件,是一个叫李子强的嫌疑人,他专门对女大学生下手,几起女大学生失踪案,都和他有关联,但没有证据。材料上说他设立了地下室,用来囚禁女大学生做性奴,可是我们查遍了他所有的住所,都没有地下室!”宣杨柳早已恢复了神态,忧心忡忡道。

  “是了,其中一个失踪的女大学生,是在读博士。”宣杨柳望了程秋芸一眼,补充道。

  没有什么必要在程秋芸面前示弱,自己先认识伍樊,要是早一点表白,哪里轮得到程秋芸以伍樊的女朋友自居的份。宣杨柳心中暗暗叫屈。

  在读女博士失踪,程秋芸早已看过新闻,她抬起了头,但仍然不动声色。她是正牌取得博士学位,这个和女博士相关的事件,自然引起了她的关注。

  “好,你等一会将所有失踪女大学生的资料给我,我帮你查一查她们的踪迹,另外,关于地下室,我可以帮你问一问,到底是在哪里。”伍樊一边说,一边从身后的椅子上,取过自己的笔记本,准备先处理程秋芸的事。

  光州是个一线大城市,既然地下室没有找到,通过失踪女大学生的踪迹找,也是希望渺茫的,而去一趟阴间第一殿,那是多快好省。

  “韦保山都死了,你去哪里问?”宣杨柳一脸讶异,问道。

  伍樊是个黑客,失踪的女大学生,他要调查起来确实可以发挥他的专长,但地下室在哪里都可以问,这就奇怪了。

  “啊哈,是这样的,我老家有一种类似跳大神的活动,叫做问神,只要找一个巫婆,念动咒语,就可以和阴间的人沟通,问他们各种事情,问神问神,就是这么来的。”伍樊一脸肃然道。

  “知道你不靠谱,但想不到你这个人这么不靠谱,就这么轻易答应别人,轻易承诺,要是做不到,你的脸丢光了,我也没有脸。”程秋芸瞪着伍樊,话里中火气十足。

  看来,程秋芸对于伍樊的行径,心中气恼,但还是维护他,爱惜他。

  “就算做不到,我不会怪他的。”宣杨柳道。

  “我跟我男朋友说话,不关你事!”程秋芸冷漠应道。

  宣杨柳一听,脸色即刻阴沉下来,刚想开口反击,想了一下,噘嘴冷笑一声,不再说话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